奉俊昊:我也當過家教,倒沒干什么壞事
點擊量:???時間:2019-10-22 11:34:32
本文摘要:奉俊昊:我也當過家教,倒沒干什么壞事 談《寄生蟲》 曾擔心故事太韓國外國觀眾難以接受 - Mtime

  時光網訊 為韓國電影拿下首座金棕櫚獎杯的《寄生蟲》最近又在忙著沖擊頒獎季了,它將代表韓國角逐奧斯卡獎最佳國際影片的候選名額。導演奉俊昊日前在百忙之中接受了時光網的專訪,和我們聊了聊這部很可能在奧斯卡獎上"創造歷史"的新作。


  在不久前獲得多倫多電影節人民選擇獎第三名的好成績后,《寄生蟲》于本月11日在北美正式上映,首映后不僅創下了本年度最佳單館表現,還幾乎把《色戒》保持的亞洲電影最高單館紀錄提升了近一倍。同時該片目前的爛番茄新鮮度高達99%,爆米花指數也高達92%。


奉俊昊:我也當過家教,倒沒干什么壞事


《寄生蟲》爛番茄新鮮度高達99%


  《寄生蟲》講述一個貧窮家庭的成員逐個潛入富人家庭工作,改善物質生活的同時無意中發現了危險的秘密。影片用具有黑色幽默的寓言式故事巧妙地揭露了貧富懸殊的社會問題,兼具商業性與藝術性。


  談到創作初衷,奉俊昊提及了喬丹·皮爾的《我們》和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他強調:“作為一個當代導演,談論社會貧富差距極端化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同時他還透露這與他的個人經歷也有關系,“大學的時候我也當過家教,我倒沒干什么壞事,但我一直記得那種偷窺陌生人生活的詭異感覺。”


奉俊昊:我也當過家教,倒沒干什么壞事


奉俊昊導演在《寄生蟲》片場


  在《寄生蟲》這出看似荒誕的現實寓言中,貧富兩家人的登場人物眾多,究竟是故事先行,還是角色主導,奉俊昊導演也分享了他的創作心得。


  “我的創作方式和創作順序可能不太一樣,首先我會創建好特定的情境,創作《寄生蟲》時,就是先設定好他們潛入那家人的情境,再把角色放進這些特殊的情境中,然后再著墨角色,討論這個角色是誰,有什么背景,所以我是在劇情定好后,再挖掘角色,所以像什么給角色編造十年的背景故事之類的,這種做法可不適合我,我覺得人總是隨機應變的,我不認為一個人會始終如一,所以我更關注的永遠是情境。”


奉俊昊:我也當過家教,倒沒干什么壞事

《寄生蟲》美版預告片

  《寄生蟲》在海外各地上映后好評如潮,很大程度要歸結于這個故事的普世性。雖然它很有韓國特色,但卻折射出了全世界共有的社會問題。但對于這部影片能否被海外觀眾接受,其實奉俊昊導演最初并沒有自信。


  “一開始我也很擔心,因為這部電影和韓國社會結合很緊密,我也不知道海外觀眾會作何反應,但是從戛納影展以來,本片在世界各地陸續展映,我發現海外觀眾的反應也是一樣的,該笑的時候笑,該哭的時候哭,這讓我挺驚訝的,現在我意識到我的擔心沒有必要,韓國本來就是世界的一部分,在當今這個時代,我們都生活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加上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幫助,每個人的感受與幽默感都是相同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