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俞敏洪:被公眾誤解不可怕 我如何消解焦慮?
點擊量:???時間:2019-10-28 09:55:40
本文摘要:在民營教育領域,新東方的名氣相當一部分源于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自帶“IP”效應。2016年俞敏洪在電影《睡在我上

在民營教育領域,新東方的名氣相當一部分源于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自帶“IP”效應。2016年俞敏洪在電影《睡在我上鋪的兄弟》中客串了一位英文老師,這為新東方節省了幾百萬的廣告植入費用。

但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強大的IP效應也會給新東方和俞敏洪本人帶來不少煩惱。俞敏洪說過的每句話都會被拿出來反復琢磨、演繹,甚至是曲解,最后選擇性的內化到每個人的認知體系當中。這時候,IP本源就可能被置于風口之中,近一兩年不少頗有爭議的“俞式語錄”就是這樣被發酵出來的。

對于這一點,俞敏洪有些無奈,但也表示理解。北大畢業的俞敏洪骨子里還是相信思想的“獨立、自由、批判、創造” 。

俞敏洪理解的“包容”不僅表現在他的話語體系中,更體現到他對出走新東方高管的態度及子女的教育當中。

毫無疑問,新東方是教育領域的“黃埔軍校”。僅從新東方內部出去創業且做得不錯的教育公司就有上百家。其中,曾經的新東方高級副總裁沙云龍創辦的樸新教育、前新東方執行總裁陳向東創辦的跟誰學等都已上市。

每次高管的“另起爐灶”都會帶走一批資源和名師,對新東方來說,無疑是割肉。但俞敏洪會從另外一個視角看待這個問題。“真正屬于新東方的東西是拿不走的,即使拿走了也正常,在一個競爭的市場中,你不往里沖,別人也會往里沖,如果周圍都是一幫你的小兄弟做成的優秀教育公司,你是不是會更加感到驕傲”,俞敏洪對《深網》說。

“我性格中也有缺陷,比如優柔寡斷,情感過分豐富”,俞敏洪說。這種優柔寡斷和重感情在新東方發展前期體現的更為明顯。

“俞老師那一代的企業家重感情,把一個人安排在一個崗位上,如果這個人幾年都沒有出成績,俞老師的第一反應不是撤職,而是把這個人先放在其他崗位再看看,他第一反應不會是這個人的能力不行,而是這個工作可能就是不適合這個人,沒讓他的長處發揮出來。但業務風口期是不會給企業和管理者試錯機會的,過了就是過了,再趕上就要花10倍的力氣”。 一位已經離開新東方的員工對《深網》表示。

“重感情,情感過分豐富”對以追求增長和利潤為主的上市公司來說,或許不是好事,但另一方面也讓人產生信賴,讓部分人喜歡跟俞敏洪一起做些事情。

2014年,俞敏洪與盛希泰共同創辦了洪泰基金,如今的洪泰資本已經形成了以“股權投資板塊+綜合金融板塊+實業板塊”為核心的三大戰略架構。“洪泰做得比較大,主要是因為泰哥屬于全資本產業鏈的全才人物,他能調動很多資源。我的主要精力還是在教育,不在投資”,俞敏洪對《深網》說。

”新東方對均衡教育及貧困地區的教育能做什么事情,這是我未來最重要的事情。”10月21日上午,俞敏洪出現在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互聯網之光博覽會”的一場發布會上,為新東方旗下品牌OK智慧教育站臺,“因為這個公司承載了新東方在TO B領域、特別是對公學校的很多構想和業務”,俞敏洪對《深網》表示。

教育和公益之外,俞敏洪現在會給自己爭取更多的時間去讀書和鍛煉。“讀書是我獨處的方式,滑雪、騎馬、徒步等運動可以部分緩解焦慮”,俞敏洪說。“焦慮對每個人都是天生的存在,我有辦法平衡自己的焦慮,我的焦慮不會外化,會自我消解”。

俞敏洪能自我消解焦慮的原因之一是,他能平和的接受“老天給的各種安排”。“人生永遠不可能知天命,因為天命總是在變,更加重要的是,人到了一定的程度,如何能平和地接受老天給你的各種安排,并且想辦法把他往好的方向進一步的引導,這是我們能做的全部的事情,”俞敏洪說。

在子女教育中,俞敏洪相信“人各有命,富貴在天”,給孩子最大的自由,對他們唯一的要求是“能自己養活自己”。

以下是騰訊《深網》專訪俞敏洪實錄:

《深網》:OK智慧教育的企業主體是北京點石經緯科技有限公司,新東方集團只占了26.85%的份額?

俞敏洪:點石經緯創辦之初就是新東方的公司,后來我們做了股份改造,這樣有助于點石經緯獨立發展,但本身還是新東方系統里面的公司。智慧教育是我最重視的業務之一。

《深網》:我們發現新東方發展前20年基本每十年一個坎,還有4年新東方就迎來了第3個十年,您有沒有預測過新東方未來幾年會遇到哪些問題?

?